杨沙雅QUQ

头像画师:呗呗子。私人人设不予授权,在其他平台上见到这张图视为侵权现象联系画师处理

普雷尔プレア:

【是sf群的传画!!!】
艾特出问题了都来自己认领吧!每一棒标了作者!
讲真这个传画,真的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UT/SF】旅人与老板


*梗来源于文梗吧的西允太太
*路过的客官麻烦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阔以吗?

“那是我曾见过,最美的风景。”
——
想探究一切的旅行家大人和拥有一满屋黑魔法道具的玩具店老板。
    

你与我皆受制于命运。

在世界的中心,有一座破败的遗迹。灰蒙蒙的骆驼刺扒住了干枯碎裂的地表。顷刻便被风暴拽开。空气中还能隐隐听见它的哀嚎…

“——风…!你这恶毒的风…”

狂风不为所动,只是在它再次落地之时,将其掀至万里高空——

旅人将狂风撕裂开来,坦然而又坚定的迈开了沉重而又蹒跚的步伐。风暴卷起了坚冷的沙砾,灰暗的阳光仿佛在嗤笑:
     
“——人…!你这渺小的人,我不愿你闯入这片领域……这是你的罪。”
    
旅人于一片寂静的虚无中祈祷光明,祈祷黑暗。
   
呵,可是罪孽…那些罪孽。

而她只能流浪,流浪至世界中心。
   
有着破破烂烂斗篷的旅人有一个梦想。
   
“何时何日我们会再次相遇——”
 
未知,不可知。
 
Sans从古老的传说中醒来,以白骨之姿守望着这世界的一隅小小的梦。
     
“——你是谁?”
 
焦糖色头发的女孩于小小的梦中蹦蹦跳,旋转出了初夏中于烈日中盛开的金色花。

一种,不详的预感。
  
腐朽了大半的木门因来人的推动而愤怒的发出了刺耳的叫声,Sans循声望去,披着破损斗篷的身材瘦小的人,向他伸出手——
 
“我来拜访博学的黑魔法师——”
  
“请问就是你吗?”

小小的梦境被扯烂一个小洞,不速之客闯入了初夏,将盛夏召唤而来。
 
而金色花依旧于烈日中盛开。
  
白骨扯出一个阴森的笑容,对来者展示他的宽容大量——
 
“well,well,well.”
  
“无知又年轻的旅客。”
 
未知,不可知。
 
Frisk从不将视线施舍于这种滑稽的词语。
 
“我,必须了解我想要了解的一切。”
 
“我知道有个古老的传说,穿过平原,翻过丘陵,将世界走遍,你将会找到,白骨统治的王国——”
 
“我相信你了解我想要了解的一切。”
  
常年不见光明的小小的梦,阳光再一次悄悄钻进乌云的缝隙,在白骨漆黑的眼眶中,折射出炫目的光芒。
  
——是你啊。
 
白骨再一次露出了微笑,对着旅人摊手的——

“我并不是什么国王,我只是个玩具店老板。”
  
“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帮我打杂,我倒是可以考虑告诉你一些事。”
 
“毕竟,我可是懒到骨子里了。”

尖叫吧。
为了回归。
原losetale改名rovetale,即流浪传说
sf向完美结局au
只是想让所有人都能好好的在一起生活,顺便看sf小两口谈恋爱
——————————————
losetale文案
预言中,来自原野的少女,会给这片山林带来欢欣。
月白色长裙和紫粉飘带泛起一阵宽容的风,扰乱了绪任克斯和潘的梦境。
怪物们恐惧着,惊慌着。而她微笑,并分享仁慈。
火焰烧焦了她的肌肤,骨刺穿透了她的肩膀,尖矛刺开了他的灵魂。
只有闪烁的金色花依旧绽放着决心。
而他们恐惧。而他们惊慌。
而她微笑,并分享仁慈。
带着冰雪气息的白骨在阴影中警惕着她,带着蓝色的忧郁。
机器明星为她送上死亡的颂歌,山林之王为她敲响死亡的灵钟。
山林中绽放着沾满猩红的闪烁的金色花。
而她微笑,并分享仁慈。
而他们终于报以微笑。并接受仁慈。
而她终于获得了山林的大欢喜。
而这山林终于获得了大欢喜。



————————————

〖losetale〗迷失传说
世界观:人类与怪物之间如果有的魔法师存在。
背景故事:在很久以前,世界上有两个种族,人类和怪物。两个种族一直和平的生活在一起,几个世纪过去了,怪物们发现自己只要不受到致命的伤口就会一直活下去,而人类却只有短暂而又脆弱的生命。他们见证了一代又一代人类友人的死亡,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改朝换代,他们为人类生命一次又一次的流逝感到心痛,也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了悲哀。最终,怪物的国王和王后在又一次人类挚友的死去后,承受不住巨大的痛苦,带领整个王国隐居到了Ebott悬崖下的一片森林中,决定永不接触人类。很长时间过去了,怪物们的存在被逐渐淡忘,大地上布满了人类的踪迹…怪物们在森林里和平的生活,直到第一个人类来到了这座悬崖…
剧情:
前提:Chara因为得了疾病而死去,Asriel带着Chara的骨灰前往地上,想让Chara再看看地上的世界,却在返回Ebott悬崖的时候,被神秘人的魔法封印成了一朵花,失去了大部分记忆,迷失在了记忆的夹缝中。Asgore一下失去了两个孩子,性格变得扭曲起来。他开始下令杀死坠入森林的人类,他痛苦的记忆和沉重的愧疚让他越陷越深,Toriel和他大吵了一架后搬到了悬崖下方的遗迹中,并且试图保护坠落下来的孩子…
完美结局:Frisk解开了Asgore的心结,并且Toriel和Asgore重归于好。Frisk和Sans的灵魂被分成两半,其中一半融合在一起让Gaster回来。Asgore收集的六个人类灵魂的其中三个将Asriel的封印解开,剩下三个在Frisk回到坠落之地时遇到了Chara,并且灵魂使Chara拥有了实体。大家一起在森林生活了下去

〖SF向AU〗LOSE TALE迷失传说
〖losetale〗迷失传说
世界观:人类与怪物之间如果有的魔法师存在。
背景故事:在很久以前,世界上有两个种族,人类和怪物。两个种族一直和平的生活在一起,几个世纪过去了,怪物们发现自己只要不受到致命的伤口就会一直活下去,而人类却只有短暂而又脆弱的生命。他们见证了一代又一代人类友人的死亡,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改朝换代,他们为人类生命一次又一次的流逝感到心痛,也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了悲哀。最终,怪物的国王和王后在又一次人类挚友的死去后,承受不住巨大的痛苦,带领整个王国隐居到了Ebott悬崖下的一片森林中,决定永不接触人类。很长时间过去了,怪物们的存在被逐渐淡忘,大地上布满了人类的踪迹…怪物们在森林里和平的生活,直到第一个人类来到了这座悬崖…
剧情:
前提:Chara因为得了疾病而死去,Asriel带着Chara的骨灰前往地上,想让Chara再看看地上的世界,却在返回Ebott悬崖的时候,被神秘人的魔法封印成了一朵花,失去了大部分记忆,迷失在了记忆的夹缝中。Asgore一下失去了两个孩子,性格变得扭曲起来。他开始下令杀死坠入森林的人类,他痛苦的记忆和沉重的愧疚让他越陷越深,Toriel和他大吵了一架后搬到了悬崖下方的遗迹中,并且试图保护坠落下来的孩子…
普通线:Frisk离开地底,和怪物们老死不相往来
和平线:Frisk解开了Asgore的心结,并且Toriel和Asgore重归于好。Frisk和Sans的灵魂被分成两半,其中一半融合在一起让Gaster回来。Asgore收集的六个人类灵魂的其中三个将Asriel的封印解开,剩下三个在Frisk回到坠落之地时遇到了Chara,并且灵魂使Chara拥有了实体。frisk和sans举行了婚礼,大家一起在森林生活了下去
屠杀线:在Frisk即将杀死每个怪物,怪物都会消失不见,因此到了审判长廊Frisk的LOVE也只有10,杀死sans之后会发现LOVE暴增到20。在遇到Asgore之前,Flowey会阻止Frisk并且被Frisk八连斩,在杀死了Asgore之后,Chara会被唤醒
“…嘿,一个人屠杀完整个世界的感觉如何?”
“哦,对不起,我忘记了。”
“你  只  是  个  可  悲  的  怪  物  ”
享受满屏999吧。

〖SF〗The word「完结」整理重发


  
杉斯撑着头微微阖眼,似乎是被弗里斯克的文学弄的昏昏欲睡起来,他强打着精神试图集中注意力来听着这位年轻文学家的作品,思绪却渐渐飘远,直至某个充满xyz和动点p的世界。
 
“若是人生于这天地,便是灵魂存在的证明,那么‘人’便是承载灵魂的容器,于是人对这灵魂就有了不满:
  
呵,不愿…我不愿承着你。即使我将隐入地狱之境,向那更暗更深之地,我不愿承着你。”
  
骷髅支撑着头的手滑了一下,圆形的白骨似乎就要坠落到桌子上。
 
“于是人撕裂开自己的心脏,将猩红且粘稠的魂扯出,便陷入地狱之境。灵魂失去了人作为容器,逐渐萎缩,变成了干枯而又细小的光……杉斯?你真的有在听吗?”弗里斯克伸出食指扶住了对方冰冷的头骨,杉斯悠悠转醒,皱了皱眉骨摊开双手看向弗里斯克微微鼓起的脸颊——
   
“别这么‘骨’板嘛,小鬼。只不过是打个盹而已,说起来如果是要讨论文学,直接去找托丽不是更好?”
    
“妈妈今天去参加活动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弗里斯克手里的一叠稿子不轻不重的拍上了杉斯的脑袋,杉斯拿了过来随意的翻了翻:“所以这对我来说只是毫无意义的一堆线条而已,抱歉了小混蛋,我可不知道如何评价你的文学大作,为什么不让你的文学好伙伴看一看?他们的评价应该会比我的更有帮助吧。”
       
弗里斯克并不在意的耸耸肩膀:“我只是想给你那装满了冷笑话和公式的脑袋塞点新鲜事物,人生可是需要刺激的,不然天天沉迷研究番茄的生长种植可是会脱发…哦对了,你根本就没有头发。”她平静的脸充满了讽刺的意味。杉斯已经习惯了对方时不时的毒舌,他选择把托丽尔留下的派塞进了弗里斯克的嘴里。
      
“是不是快到圣诞节了?”弗里斯克嚼着奶油肉桂派,食物残渣喷了杉斯一脸,受害者抹去了脸上的残渣,犯罪者扯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
     
杉斯把剩下的派全部拍在了弗里斯克的脸上:“万圣节才刚过去你就打算过圣诞,别忘了下个星期还有期中考。”
  
被派盖满的脸发出了扭曲而又悲愤的抗议声。
   
       
   
    
     

         
     
     壁炉中的柴禾发出了低沉而短促的噼啪声,弗里斯克躺在炉火边的藤椅上晃荡着双腿,窗户外大雪洋洋洒洒的铺满了天空,水汽冷凝旋转聚合成冰花贴在了各家的窗户上。
    
弗里斯克闭上了双眼,头脑沉重并昏昏欲睡起来。一丝冷风气顺着门缝间溜了进来,钻进了弗里斯克的脖颈,她撑着眼皮向门关瞟去,穿着蓝色外套的骷髅正在拍去身上的积雪,软绵绵的雪团被拍散落下,在地毯上印出了一块水渍,弗里斯克眼前的世界黑了一下,终于忍不住睡意在温暖的火源旁边沉沉睡去。
   
熟悉的八音盒旋律再一次响起。
 
弗里斯克伸出手,梦中是无边无际的蓝色,于蓝洋之间浮沉,气泡升起又散开,扰乱着波塞冬的思绪。
 
…梦醒。
 
食物的香气唤醒了弗里斯克的胃,她顶着杂乱的发丝走到了厨房,杉斯正穿着粉红色的小熊围裙煮咖喱,米饭和汤汁的香气混合着升腾飘满小屋的每一个角落,杉斯转头看了眼弗里斯克,后者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了几滴生理性泪水。
  
“饭做好了吗?”
  
“马上就好,先去洗脸。”杉斯把弗里斯克翘起的呆毛顺了下来,又揉了揉对方脸上睡出来的红印,拍了下她的肩膀示意道。
  
弗里斯克表情微妙的哦了一声,慢吞吞的向卫生间走去。
   
等到她出来的时候,桌上已经整整齐齐的摆了两盘热气腾腾的咖喱,浓郁的香气瞬间席卷了她的五感,杉斯早就解下围裙,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机百无聊赖的刷着动态,直到弗里斯克坐下,这才拿起了勺子。一人一骨有一搭没一搭的唠起了嗑:
  
“今天怎么不加番茄酱?”
  
“你怕是对我有什么不得了的误会,小混蛋。我对番茄酱的喜爱程度还没有这么狂热。”
  
“说这话就算你的良心不会痛烤尔比也会痛苦出声的。”
 
“闭嘴吧臭小子。”

       
   
  
      弗里斯克和杉斯躺在沙发上,前者捧着一本《近代史》仔细研读,后者拿着一本理综知识点读的昏天黑地。暖阳般的灯光照在弗里斯克焦糖色柔软的发丝上,反射出淡淡的金光。杉斯放下手中的书,盯着弗里斯克看了一会,冷不丁的冒出来了一句:

“我对你的爱就像是磁场,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确实存在。”

弗里斯克眼皮都不抬一下:

“朝阳的第一抹晨光,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寒冬中傲雪的一枝腊梅,炎夏中带冰的一杯红茶,早春半开的樱花,晚秋凋零的红枫。世间如此多美好之物,却不及你半分美好。”

“电脑程序可以编写出上万种函数方程来诉说深情,但我对你的爱是十万亿字节和010无法表达的。”

“哦,杉斯。我爱这个世界的旭日,明月,繁星,蓝洋,我深爱着世间万物,可若是为了你,这美好的一切,连带我自己的生命我也可以放弃。”

“我感激这自然,从遥远的时代,细胞分裂重组,血液于皮肤之下奔流…这一切成就了你,我感激这自然,使你我相遇,我相信未来有一天,拥有我们两个混合DNA的孩子会在这个世界上出现。”

“你的出现就像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就像是在福贵生命中出现的那头老黄牛,将我从黑白的世界拉出。”

“你真的这样想吗?”

“当然不是。所以现在闭上你的嘴然后吻我。”

“好吧,小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