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沙雅QUQ

头像画师:呗呗子。私人人设不予授权,在其他平台上见到这张图视为侵权现象联系画师处理

白鹊/西北荒漠的春天。

这是,在我们祖国版图的西北角,一个偏远的小城市,发生的故事。
属于北屯的。小小的,小故事。
四月初的西北荒漠,依然没有一丝生机。
这是秦越人来到这里的第二年。
在内地早已万紫千红之时,这里却依旧荒草丛生。
“秦医生是去年六月才来这儿的,所以才觉得很惊奇吧。”
说话的是一个16岁的女孩,当地高中的高二生,从秦越人刚搬来的时候便常来串门,一来二去的也就熟捻了起来。
秦越人看了看她身上的短袖,又看了眼自己脖子上的围巾。
“你不冷吗?”
“你不热吗?”
少女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大兄弟你初来乍到不太明白,在我们这儿只要超过了零上摄氏度就能当成夏天过。”
秦越人脑袋里却是闪过一个棕发青年的抱怨声。
『小医生啊,我跟你说,我家那边可是根本就没有春天这种东西的——』
     
“秦医生。”
“嗯?”
“有件事我一直想问。像你这么优秀的医生,为什么会来这种偏远地区呢?”
秦越人眸色暗了暗。
“这里是…我恋人的故乡”
“那你的恋人呢?”夕阳下少女的眸子灿灿生辉,仿佛嵌入千万颗星子。
——像极了那人。
“八成是在哪个人的怀里吧。”被少女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秦越人拉高了围巾,手上把玩着一瓶散发着荧光的药剂。“快天黑了,你该回家了。”
少女不以为然的撇撇嘴。“我家就在旁边那栋楼,而且今天我哥留学回来了,他会来找我的。”少女眼神瞥过秦越人手上的药剂浑身一颤。“秦医生你这药真的是用来救人的吗?”
“良药苦口。”
“毒药也苦口啊医生!”
      
夕阳西下,天边只剩下金色的余晖。
    
“李墨清!!”
一位棕发青年推开了医馆的门。余晖映照在人的头发上,连同着整个人闪闪发光。
秦越人睁大了眼睛,翠绿的眼眸如同浸入雪山水中的祖母绿。
来人的眼眸比海洋还要湛蓝,比天空还要深邃。
“找到你了。”

    
        
大概可以看成一声没吭就丢下鹊出国的白和鹊再一次重逢的故事。
最后的“找到你了”可以理解为来人找到了妹妹,或者白找到了鹊。或者鹊找到了白。
关于李墨清这个名字。本来是想写李黑或者李墨但是实在是想给自己加戏份。
李墨清:虽然我还在旁边但是这种时候说话好像会被驴踢。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