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沙雅QUQ

头像画师:呗呗子。私人人设不予授权,在其他平台上见到这张图视为侵权现象联系画师处理

【UT/SF】旅人与老板


*梗来源于文梗吧的西允太太
*路过的客官麻烦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阔以吗?

“那是我曾见过,最美的风景。”
——
想探究一切的旅行家大人和拥有一满屋黑魔法道具的玩具店老板。
    

你与我皆受制于命运。

在世界的中心,有一座破败的遗迹。灰蒙蒙的骆驼刺扒住了干枯碎裂的地表。顷刻便被风暴拽开。空气中还能隐隐听见它的哀嚎…

“——风…!你这恶毒的风…”

狂风不为所动,只是在它再次落地之时,将其掀至万里高空——

旅人将狂风撕裂开来,坦然而又坚定的迈开了沉重而又蹒跚的步伐。风暴卷起了坚冷的沙砾,灰暗的阳光仿佛在嗤笑:
     
“——人…!你这渺小的人,我不愿你闯入这片领域……这是你的罪。”
    
旅人于一片寂静的虚无中祈祷光明,祈祷黑暗。
   
呵,可是罪孽…那些罪孽。

而她只能流浪,流浪至世界中心。
   
有着破破烂烂斗篷的旅人有一个梦想。
   
“何时何日我们会再次相遇——”
 
未知,不可知。
 
Sans从古老的传说中醒来,以白骨之姿守望着这世界的一隅小小的梦。
     
“——你是谁?”
 
焦糖色头发的女孩于小小的梦中蹦蹦跳,旋转出了初夏中于烈日中盛开的金色花。

一种,不详的预感。
  
腐朽了大半的木门因来人的推动而愤怒的发出了刺耳的叫声,Sans循声望去,披着破损斗篷的身材瘦小的人,向他伸出手——
 
“我来拜访博学的黑魔法师——”
  
“请问就是你吗?”

小小的梦境被扯烂一个小洞,不速之客闯入了初夏,将盛夏召唤而来。
 
而金色花依旧于烈日中盛开。
  
白骨扯出一个阴森的笑容,对来者展示他的宽容大量——
 
“well,well,well.”
  
“无知又年轻的旅客。”
 
未知,不可知。
 
Frisk从不将视线施舍于这种滑稽的词语。
 
“我,必须了解我想要了解的一切。”
 
“我知道有个古老的传说,穿过平原,翻过丘陵,将世界走遍,你将会找到,白骨统治的王国——”
 
“我相信你了解我想要了解的一切。”
  
常年不见光明的小小的梦,阳光再一次悄悄钻进乌云的缝隙,在白骨漆黑的眼眶中,折射出炫目的光芒。
  
——是你啊。
 
白骨再一次露出了微笑,对着旅人摊手的——

“我并不是什么国王,我只是个玩具店老板。”
  
“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帮我打杂,我倒是可以考虑告诉你一些事。”
 
“毕竟,我可是懒到骨子里了。”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