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沙雅QUQ

头像画师:呗呗子。私人人设不予授权,在其他平台上见到这张图视为侵权现象联系画师处理

〖底特律/警探组〗“晚安,我的小男孩”

人类总会老去,死亡——他早该知道的。
这日的底特律,一如两位警探相识的那晚的雨天,这本应是静谧的夜晚,却因一位灵魂的离去而灯火通明。
“他是位优秀的警察。”富勒警官不再年轻,鬓发斑白的黑人警长将手搭在康纳的肩上,轻轻拍了拍。“但是他只拥有一部分美好的人生…”已经退役的警长神情肃穆且悲伤。“至少在这段时间,你让他活的非常快乐。”
康纳茫然的盯着前方的墓碑,完全没有将对方的话语放在心上,蓝色的led灯不断的闪烁着,时不时在赤与黄中切换,他的身边不断走过前来吊唁的路人,或是人类,或是仿生人。马库斯对着他微微张口,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他只是转身离开——仿生人之间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交流,领袖明白自己的朋友需要独处。
康纳耳边又响起子弹上膛的声音,搭档向他举枪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低沉的嗓音吐出的话语在康纳的音频处理器中不停的回放——
“仿生人死后会有什么呢?”
“…会有仿生人天堂吗?”
康纳清晰的听见了自己的回答。
“那里一无所有,空无一物。”
仿生人死后会有什么呢?
康纳站在汉克的墓碑前,将汉克的问题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仿生人会有灵魂吗?
康纳的记忆模块回放着不久之前的画面。
汉克早已浑浊的眼珠望着陪伴自己最后人生的仿生人,插着输液针的手心轻轻敷上康纳的手背,康纳可以感受到汉克微弱的脉搏,他不知所措的低下头,与汉克对视——
“……我说过…别…像只贵宾犬一样…看着我…”
满头白发且苍老的警探已经没什么力气说话了。意识到这一点的康纳将额头轻轻贴上汉克的脸颊,如同撒娇的小男孩。
汉克似乎发出了一声轻笑的气音,随后篡紧康纳的手,用他们相识以来最平稳温柔的声音对仿生人警探吐出几个单词:
“晚安,我的小男孩。”
康纳感受不到病房里的气息了,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站起身,叫了护士。以尽可能冷静的声音通知了警局的同事,然后向病房外走去。
仿生人是不会痛的,即使是生物组件出了问题也不会有痛觉——
可是为什么,仿照人类做成心脏的位置会这么疼痛?
可是为什么,仿生人会流泪?
这是康纳的意识花园第一次迎来崩溃。美丽的花园溃烂成一座破败的遗迹,灰蒙蒙的骆驼刺扒住了干枯碎裂的地表,顷刻便被风暴拽开,空气中还能隐隐听见它的哀嚎;风暴将坚冷的沙砾卷起,水汽为漫天的灰雾凝结。没有仿生人创始者的导师予以谴责,空无一物,一无所有。
依旧是底特律的雨夜,仿生人领袖与他的同伴以悲伤而沉静的目光从不远处驻足凝视着身着制服的RK800原型机。
马库斯看着与自己一起带领革命成功的伙伴安静的坐在墓碑旁,毫不犹豫的拔出了动力源,轻轻的闭上双眼,任凭蓝色的血液流淌,侵染大地,而后被这雨水冲刷。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打扰他们,此刻,他们身处世界的中心。
康纳的思绪在渐渐涣散,视觉组件中倒计时的字样已看不真切,只有雨水敲打在耳侧的声音越发清晰。
仿生人死后会有什么呢?
仿生人死前的六十秒在想什么呢?
他想起初次与汉克见面时,自己倒掉了那位暴躁警官的酒。
他想起汉克一次又一次的命令他不准将证物放进嘴里。
他想起在底特律警局审问犯人时汉克对着盖文举起的枪。
他想起那支左轮手枪,和那个被打断的俄罗斯轮盘游戏。
他想起汉克在夜总会时,因为破案需要跟他骂骂咧咧的抱怨不好报账。
他想起在FBI即将接手案子时,作为搭档以他自己的方式为他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他想起在模控生命大楼时,汉克对着RK800-60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他想起马库斯革命成功后,他与汉克在街边再度相遇。
………
康纳看见汉克轻拍了下他的头,吻上了自己的额头,并以他们相识以来最平稳温柔的声音对他吐出几个单词:
“晚安,我的小男孩。”
:00-00-01
“晚安,我的副队长。”
    
————————————
灵感来自海明威死前对妻子说的话:“晚安,我的小猫咪。”
第一次写这种大作的同人,这之前还去重温了很多遍各个up主警探组的部分,希望没有过分ooc,也希望带给你们愉快的体验——我指的是希望大家不要有太大的违和感。
感谢您的观看,如果这篇文章能让您触动并且有一点点想哭的感觉。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以及可以给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吗嘤嘤嘤

评论(24)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