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沙雅QUQ

头像画师:呗呗子。私人人设不予授权,在其他平台上见到这张图视为侵权现象联系画师处理

〖SF〗The word「完结」整理重发


  
杉斯撑着头微微阖眼,似乎是被弗里斯克的文学弄的昏昏欲睡起来,他强打着精神试图集中注意力来听着这位年轻文学家的作品,思绪却渐渐飘远,直至某个充满xyz和动点p的世界。
 
“若是人生于这天地,便是灵魂存在的证明,那么‘人’便是承载灵魂的容器,于是人对这灵魂就有了不满:
  
呵,不愿…我不愿承着你。即使我将隐入地狱之境,向那更暗更深之地,我不愿承着你。”
  
骷髅支撑着头的手滑了一下,圆形的白骨似乎就要坠落到桌子上。
 
“于是人撕裂开自己的心脏,将猩红且粘稠的魂扯出,便陷入地狱之境。灵魂失去了人作为容器,逐渐萎缩,变成了干枯而又细小的光……杉斯?你真的有在听吗?”弗里斯克伸出食指扶住了对方冰冷的头骨,杉斯悠悠转醒,皱了皱眉骨摊开双手看向弗里斯克微微鼓起的脸颊——
   
“别这么‘骨’板嘛,小鬼。只不过是打个盹而已,说起来如果是要讨论文学,直接去找托丽不是更好?”
    
“妈妈今天去参加活动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弗里斯克手里的一叠稿子不轻不重的拍上了杉斯的脑袋,杉斯拿了过来随意的翻了翻:“所以这对我来说只是毫无意义的一堆线条而已,抱歉了小混蛋,我可不知道如何评价你的文学大作,为什么不让你的文学好伙伴看一看?他们的评价应该会比我的更有帮助吧。”
       
弗里斯克并不在意的耸耸肩膀:“我只是想给你那装满了冷笑话和公式的脑袋塞点新鲜事物,人生可是需要刺激的,不然天天沉迷研究番茄的生长种植可是会脱发…哦对了,你根本就没有头发。”她平静的脸充满了讽刺的意味。杉斯已经习惯了对方时不时的毒舌,他选择把托丽尔留下的派塞进了弗里斯克的嘴里。
      
“是不是快到圣诞节了?”弗里斯克嚼着奶油肉桂派,食物残渣喷了杉斯一脸,受害者抹去了脸上的残渣,犯罪者扯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
     
杉斯把剩下的派全部拍在了弗里斯克的脸上:“万圣节才刚过去你就打算过圣诞,别忘了下个星期还有期中考。”
  
被派盖满的脸发出了扭曲而又悲愤的抗议声。
   
       
   
    
     

         
     
     壁炉中的柴禾发出了低沉而短促的噼啪声,弗里斯克躺在炉火边的藤椅上晃荡着双腿,窗户外大雪洋洋洒洒的铺满了天空,水汽冷凝旋转聚合成冰花贴在了各家的窗户上。
    
弗里斯克闭上了双眼,头脑沉重并昏昏欲睡起来。一丝冷风气顺着门缝间溜了进来,钻进了弗里斯克的脖颈,她撑着眼皮向门关瞟去,穿着蓝色外套的骷髅正在拍去身上的积雪,软绵绵的雪团被拍散落下,在地毯上印出了一块水渍,弗里斯克眼前的世界黑了一下,终于忍不住睡意在温暖的火源旁边沉沉睡去。
   
熟悉的八音盒旋律再一次响起。
 
弗里斯克伸出手,梦中是无边无际的蓝色,于蓝洋之间浮沉,气泡升起又散开,扰乱着波塞冬的思绪。
 
…梦醒。
 
食物的香气唤醒了弗里斯克的胃,她顶着杂乱的发丝走到了厨房,杉斯正穿着粉红色的小熊围裙煮咖喱,米饭和汤汁的香气混合着升腾飘满小屋的每一个角落,杉斯转头看了眼弗里斯克,后者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了几滴生理性泪水。
  
“饭做好了吗?”
  
“马上就好,先去洗脸。”杉斯把弗里斯克翘起的呆毛顺了下来,又揉了揉对方脸上睡出来的红印,拍了下她的肩膀示意道。
  
弗里斯克表情微妙的哦了一声,慢吞吞的向卫生间走去。
   
等到她出来的时候,桌上已经整整齐齐的摆了两盘热气腾腾的咖喱,浓郁的香气瞬间席卷了她的五感,杉斯早就解下围裙,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机百无聊赖的刷着动态,直到弗里斯克坐下,这才拿起了勺子。一人一骨有一搭没一搭的唠起了嗑:
  
“今天怎么不加番茄酱?”
  
“你怕是对我有什么不得了的误会,小混蛋。我对番茄酱的喜爱程度还没有这么狂热。”
  
“说这话就算你的良心不会痛烤尔比也会痛苦出声的。”
 
“闭嘴吧臭小子。”

       
   
  
      弗里斯克和杉斯躺在沙发上,前者捧着一本《近代史》仔细研读,后者拿着一本理综知识点读的昏天黑地。暖阳般的灯光照在弗里斯克焦糖色柔软的发丝上,反射出淡淡的金光。杉斯放下手中的书,盯着弗里斯克看了一会,冷不丁的冒出来了一句:

“我对你的爱就像是磁场,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确实存在。”

弗里斯克眼皮都不抬一下:

“朝阳的第一抹晨光,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寒冬中傲雪的一枝腊梅,炎夏中带冰的一杯红茶,早春半开的樱花,晚秋凋零的红枫。世间如此多美好之物,却不及你半分美好。”

“电脑程序可以编写出上万种函数方程来诉说深情,但我对你的爱是十万亿字节和010无法表达的。”

“哦,杉斯。我爱这个世界的旭日,明月,繁星,蓝洋,我深爱着世间万物,可若是为了你,这美好的一切,连带我自己的生命我也可以放弃。”

“我感激这自然,从遥远的时代,细胞分裂重组,血液于皮肤之下奔流…这一切成就了你,我感激这自然,使你我相遇,我相信未来有一天,拥有我们两个混合DNA的孩子会在这个世界上出现。”

“你的出现就像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就像是在福贵生命中出现的那头老黄牛,将我从黑白的世界拉出。”

“你真的这样想吗?”

“当然不是。所以现在闭上你的嘴然后吻我。”

“好吧,小混蛋。”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