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岛林

新疆人,专业是徒手抓狼,鹿岛千彰是我老公

终于全部收集完了
虽然知道可以BACK LIFE但还是坚持三个周目全部都选择NEW GAME从头打到尾的迷之坚持…
有些剧情真的是羞耻的不要不要的
但是到后期就让我这个涩琴狂很难受啊!!须田狩谷你们俩别把时间点卡的那么准啊我想亲亲千彰!!!
说真的要是现实中有千彰这种男人当老公真是值了
我太喜欢这种奔三的可靠男人了,还有他有点坏心的性格
感觉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都会很幸福(wei)
呜呜呜呜想和千彰上床(?!)

是我反应太迟钝了吗玩到三周目才发现其实前期千彰的态度也不怎么好

明明前两个周目我一直以为他从开始就很好的qwqq啊啊啊我怎么是个铁憨憨

顺便鹿岛千彰今晚回家跪体重秤必须跪到52.0这个数谢谢(bushi)

三周目我直接上真名了

请叫我真正的勇士


葵先生:想到她(指前女友)的事情,就感觉喉咙那边有什么东西卡住一样

我:那是痰,给老娘吐掉


前女友剧情走的我好憋屈,大半夜在被子里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小千但是好好笑

艹,你们行不行,不行让老子自己上去手撕这只金毛狮子

(来自打了一下午还没过金毛狮王那关的暴躁乡长)


游戏特色是站街?

灵幻新隆,灵能圈第一Omega。

哔咔里灵能本子十几二十来本,

每一本都有他,

还从来没当过攻,

好惨一男的。

【酒窝灵】中学生灵幻的r18

28岁的灵幻先生受恶灵影响变成了14岁的中学生...!
  这样的r18设定哦ww
  是老套的守卫酒窝w

点我看性感灵幻在线被上

【茂灵】爱而不得 be 一发完

  • 从头到尾都在单相思的影山茂夫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当然不会是影山茂夫和灵幻新隆。


 

1


影山茂夫十八岁了,随着他的身高一起抽条急速增长的还有他对灵幻新隆的感情——是的,影山茂夫,喜欢,甚至可以说爱着灵幻新隆。


被人形容为“不懂得察言观色”的男生是在他十四岁那年,灵幻新隆第一次落下眼泪时,意识到这份感情的。


那个始终以坚强的姿态在他身前站着的“欺诈师”落泪之时,心底有个声音悄悄的对影山茂夫说:


“你看,他看起来这么脆弱。”


“为什么,明明是他骗了我,我却想抱住他?”


影山茂夫不明白。


但是他觉得,师父应该也是喜欢自己的吧。


不然为什么会挣着微不足道的委托费,在这个相谈所挣扎了一年又一年呢?


不然为什么会愿意留自己在身边帮助自己呢?


不然为什么能从众多能力者中冲出,和铃木统一郎对峙呢?


不然为什么...会迟迟孤身一人呢?


影山茂夫决定在二十岁成人的那天和灵幻新隆表白。他想,这样师父就没有理由以未成年为理由拒绝他了。

 

 

影山茂夫没有等到二十岁的成人礼,也没有等到和灵幻新隆表白的那天。

影山茂夫19岁时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他预计的所有事情全部脱离了轨道。

 

 

2


灵幻新隆恋爱了。


爱情是很盲目也很奇怪的东西,飘飘乎乎摇摆不定,没有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撞到了枪口上,然后任由对方往自己心口上开了一枪。


影山茂夫第一次见到灵幻新隆的未婚妻是在他高中毕业的时候。二十出头的年轻女性在灵幻的身旁笑颜如花,看着灵幻的眼神就像是对待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藏。


影山茂夫看到自己心底的那个人也用同样温柔的眼神回望着那个女生。


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影山茂夫十四岁那年,灵幻新隆朝着他的心口开了一枪。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女生是否也在师父的心口上开了一枪呢?


他站在相谈所的楼下,透过阳光里的灰尘看着窗户里的二人,攥紧了胸口处的衣服。


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子。

 


影山茂夫喜欢灵幻新隆。

但是灵幻新隆从来没有喜欢过影山茂夫。

 

 

 

3


影山茂夫闭上双眼,脑海里全是关于灵幻新隆的记忆,他和灵幻一起去吃路边小摊的酱油拉面,他和灵幻一起坐在相谈所谈论每天发生的事情,吃着烫嘴的章鱼烧,他为灵幻挡下危险,灵幻为他挡下压力,他们本来应该这样互相扶持着走下去......


脑海里的灵幻不再是一个人,白天见到的女生硬生生的挤进影山茂夫的脑袋里,在他的思维里大摇大摆的走来走去,证明着自己的存在。


师父也会把自己碗里的叉烧分给那个女生吗?那个看起来很温柔的女生会细心的把章鱼烧吹凉然后再微笑着喂给师父吗?


 

师父。新隆。灵幻新隆。灵幻新隆。


 

影山茂夫一遍遍默念着金发男人的名字,他对灵幻的感情浓烈到能打动任何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但是灵幻新隆却离他越来越远了。

 


4


“mob,我不需要你了”


“你看,你也要上大学了,也要有自己的生活了,相谈所有芹泽和小酒窝,所以你可以不用来了”


“去吧,去活出自己精彩的人生,然后笔直的走下去”


二十岁的影山茂夫从梦中醒来,却在现实的黑暗中笔直的坠落下去。


灵幻新隆的恋人,是非常温柔善良,聪慧细心又体贴人的十分优秀的女性。影山茂夫在这一年里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他们的感情是真实的吗?影山茂夫有时候会包含着恶意的想象灵幻新隆总有一天会回到他的身边,但是对方眼神中包含着的感情却明摆着将他从爱情中除去。


他影山茂夫可以是灵幻新隆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也可以是灵幻新隆最重要的弟子,也可以是灵幻新隆豁出性命想要保护的人,可以是陪伴灵幻新隆数多年的同伴,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灵幻新隆的家人。


但永远不会是爱人,灵幻新隆不含一点爱意的黑色眼眸是这么告诉他的。


 

“你是我灵幻新隆最出色的弟子,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前程的!”


 

但那前程里偏偏少了一位“欺诈师”。

 


5


影山茂夫二十岁的秋天,灵幻新隆准备结婚了。


他和灵幻的未婚妻单独见了一面。


你能让师父幸福吗?师父能让你幸福吗?


影山茂夫听到自己微微颤抖的声音向对方发出质问。


你们能一直走到最后吗?无论发生什么事也能相互扶持着,笔直的走到最后吗?等到几十年后,你们的感情还会像现在这样坚固吗?

 

对方没有感到被冒犯而展露出任何不快,反而温柔的笑了起来,眉眼间都染上了阳光: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没有任何感情是一成不变的,但是既然这是我们双方做出的选择,那么就要同时承受总有一天到来的争吵和随着时间流逝会必然改变的彼此。”


“你有一天也会明白的,你身边的位置总有一天会有人出现,接近你,触碰你,接受并且包容你的一切,那时候你就明白了。”


女性的笑容灿烂又耀眼,影山茂夫恍惚时,有那么一瞬间将对方错看成了心底的那片金色。

 

 

可是那个忽然出现,接近我,触碰我,接受并且包容我的一切的那个人,现在在你的身边啊。

 

6

 

灵幻新隆终究还是结婚了,婚礼的当天,影山茂夫作为伴郎出场。他朝着灵幻微笑,向灵幻敬酒,看着红毯上接吻的两位新人,他切实的感觉到有人朝自己的心口无声开了一枪,使他的心脏抽搐般的疼痛。影山茂夫攥紧了心脏处的衣服,那里彻底空了,空无一物,缺口的地方冰冷又刺痛。


即便如此,那里的空气也依旧在跳动,连带着影山茂夫从未说出口的感情形成一股锥状的气流,将他的喉咙用无形的血污堵住。


不会再有人能够朝影山茂夫的心口上开枪了。


因为它消失了。

 

 

爱而不得,情深不寿。


————————————————

我虐茂虐的好爽我好坏(。)

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怎么才能让影山茂夫感到痛苦”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写be吧x  给师匠安排了一位完美女生!对不起啦mob君

希望你们能喜欢!!给个评论好不好嘛OVO

【茂灵】非人类的新娘 02

28(伪)岁 影山茂夫 x 14岁 灵幻新隆

年龄逆转,嫁给非人类paro

我不会搞超链接啊啊啊哭了,前文直接看合集吧
 
 

 
5

“你为什么会选我当新娘呢?”灵幻躺在暖烘烘的被子里打了个哈欠,漆黑的眼珠子带了点水汽:“应该会有比我更好的人选吧?为什么是我呢?”

茂夫沉思了一会,揉了揉怀里小孩的头发:“早点睡觉吧,时机到了我就会告诉你的。”

灵幻撇了撇嘴,明显对对方的回答不满意:“什么嘛,明明就是在敷衍我,告不告诉我原因无所谓啦....我又不是很在乎。”

明明就超级在意的嘛,茂夫看着少年一脸郁闷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阖了少年的眼睛,不善言辞的男人带着一丝温柔的声音在灵幻耳边响起:“我看到照片的一瞬间,就觉得如果不选你的话,我一定会后悔的。”

什么啊,这种犯规的答案。灵幻新隆在黑夜中红了耳根,他能感受到影山茂夫的心脏正在跳动,并逐渐与自己合二为一。

啊啊,快点停下来吧,这样下去我会很困扰的...老是这样对心脏超级不好啊...

6

“你们妖怪是靠什么吃饭的啊,虽然是住所是政府提供但是应该有自己的收入吧?”灵幻无所事事的趴在木质走廊上吹风,金色的发丝和阳光搅在一起在影山茂夫的视野里晃动。很快的,茂夫就对这个问题做出了回答:“其实名下有一家相谈所,是我和律一起经营的,因为最近比较忙就没怎么开业...”

“相谈所?是哪种啊?”灵幻来了精神,他在地板上打了个滚坐起身,“难道是那种除灵业务吗?”

茂夫不太明白少年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么兴奋,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嘛...差不多是吧。”

下一秒,他似乎看到了金发少年眼里突然迸发出星星——

“请...!请务必当我的老师!!”

“....诶?”

7

“哥哥......那个,是什么?”

“啊,是章鱼烧哦。”

“不不不不不不不是那个,我是说你背后那个....”

“呀是弟弟君——弟弟君早上好——!”

“对长辈尊重点啊臭小鬼!”

影山律,在妖生的不知道多少个年头,第一次觉得胃疼。

而罪魁祸首现在坐在影山相谈所的沙发上及其嚣张(影山律视角)的吃着影山茂夫凉好的章鱼烧,律转过头看着面无表情但是可以看出内心十分愉悦的兄长,叹了口气。

算了,哥哥喜欢就随他去吧。反正只是个小孩也搞不出什么事,大不了帮着处理点烂摊子。

影山律是这么想的。

8

茂夫最近有点肉眼可见的焦躁,一般体现在灵幻新隆放学到事务所的这段时间里。影山律觉得他哥有点保护过度了,他哥有一层滤镜自然蒙着看不出来那小孩多精明,又怎么会让自己吃亏呢。

“要是这么想的话就大错特错了,律君。”说话的是花泽辉气,外表只是一个开朗的阳光青年,实际上却是调味市的山神。此时这位闲散山神正在和妖界实力数一数二的天狗——影山律坐在一个普通的咖啡厅谈话。

“不过我还没见过那个孩子呢...茂夫君也真是,一声不响的就找了新娘,真是让我意外啊。”

“毕竟那个时候你这个不务正业的山神跑到不知道哪个穷乡僻壤偷懒去了,就算想通知你也联系不到啊。”

“说是偷懒也太过分了吧律君......我那是正当的度假啊度假!”

“谁管你啊...话说这个点,那小鬼应该放学了吧,刚好你不是挺感兴趣?一块去事务所吧,哥哥也挺想见你的。”

9

但是影山兄弟和花泽辉气在相谈所等了两个小时,灵幻新隆都没有出现。

影山律后背出了不少冷汗,他看着茂夫握着忙音中的手机,心里暗暗骂着小鬼的不省心又有些担心。

毕竟是小孩子,谁都说不准。

花泽思考着目前的状况,看起来这孩子对茂夫还挺重要的,他勾起一个笑容,打破了寂静的空气。

“可能是路上和同学去玩了没注意呢?我们去找找不就知道了?”

一直阴沉着脸有暴走倾向的男人似乎醍醐灌顶一般,表情突然明朗。

“.....茂夫君,难道你没想过自己去找他吗?”

“.......走吧。”

“不要逃避话题啊你是傻子吗这都考虑不到!!”

10

找到一个人对影山茂夫来说并不是难事,只要稍微动用能力就能感知到少年的所在。

但是再怎么样,影山茂夫也没想到出现在眼前的是浑身血污和伤痕的灵幻新隆躺在地上,呼吸微不可查。还有一个带着红色酒窝的男生挡在灵幻的身前,面对着七八个拿着球棒或者水果刀的危险社会人满脸怒气。

几乎在一瞬间,茂夫的怒气覆盖了整个街区,黑色的羽翼微微颤抖,和气流撕扯在一起,卷起了强力的风,将歹徒们拍进了水泥里。他跌跌撞撞的跑向灵幻,脑内一片空白。

11

“所以说只是意外碰上被恶灵附身的混混啦mob,别太担心了。”灵幻在病床上小心翼翼的看着正在给自己的手机设置GPS的茂夫,咽了口口水。而影山茂夫则充耳不闻的进行了利用手机看管新娘的下一步——紧急联系人。

“好啦我知道啦下次如果有类似情况绝对会联系你的!!明明挨...”打的是我你在生气什么,灵幻本想这么说,但是影山茂夫捧住他的脸,抵住灵幻的额头——

“不会有下次的...再也不会了。”

跟着灵幻一起受伤的小酒窝拉上了能隔绝病床外世界的帘子,暗自心痛。

真是嫁出去的兄弟泼出去的水,本大爷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把灵幻这小子拉扯大(并没有)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本大爷要跟这个臭小子绝交。

“小酒窝——mob带了章鱼烧过来要吃吗?”

呵区区章鱼烧就想收买本大爷这个上级能力者也太小看人了吧。

“吃。”

 

——————————
我流小酒窝和灵幻是同龄人,还是不打不相识那种
靠本来想写虐的但是我写刀又很ooc
算了算了不如写沙雕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