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秃又咕小言晨

新疆人,专业是徒手抓狼

只要你喜欢多罗罗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

我是今天在主页找群的那个()

 

因为找了半天都没看见有同好群所以自己建了一个!



大概就是多罗罗剧情讨论和百多催婚同好群

  

欢迎加入我永远吹爆多罗罗,群聊号码:111315892


我今天点进直播间还以为我瞎了

确认了好几次不是高仿

糖浆真的给哈皮上舰了


自己p的一些图,都是直播素材,最后两p表情包
【对没错今天哈皮转的那条动态就是我】

不务正业,瞎瘠薄画

【原创小说】岚卒 Part1

♂写在最开始的话。
♂小说名字和当中会出现的种族来自于 @冰酌柠檬茶 的自创种族
♂这篇是原创小说,没有什么艳俗的剧情,有的只是拳拳到肉章章飚血
♂主角很惨
    
  
第一节 我从古老的梦境中醒来,祈求大地的光明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这个世界仿佛变了样。猩红的血迹和浓重的铁锈味充满了整个空间,暗色的大地上蠕动着残缺的肉块。从胃中涌起的生理反应不禁让我蹲下身干呕了起来。
       
  我应该,是在学校没错。可是现在在我眼前的并不是熟悉的同学和老师,这里甚至不是我生活的地方,我抓紧自己的胳膊,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慢慢的向一块巨石后方移去,即使已经感到血腥味充满口腔也不敢发出声响——
      
  前方不远处背对着我的,是一只浴血的、狼一般的巨兽。
       
  我从未见过这样恐怖的场景,更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这样恐怖的场景中的一员,还是弱势的一方。我甚至不敢眨眼的盯着那只怪物,生怕它下一秒就会冲过来把我撕成碎片。我尽可能的放慢自己的呼吸,几乎夺眶而出的眼泪被恐惧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四肢也逐渐麻痹,就在我的理智即将崩盘的那一瞬间,大地疯狂震动起来,随之而来的是怪物的怒吼声,我将身体蜷缩起来,试图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直到声音渐渐远去,我才放心下来。一瞬间疲惫席卷了身心,我浑身酸软,几乎无法动弹,手脚因为过度害怕而不停的发抖。但是我清楚的明白,继续待在这里只会得到死亡的结局。我站起身,强忍着从内心而来的抵触感,从碎肉块中捡起了一把已经看不出原型的刀,用它作为自己的支撑,向远处的的一片暗红色的树林走去。我努力让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树林虽然是野兽丛生的地方,但是在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地方最好还是别在视野宽阔的地方走动,否则跟那种怪物撞上跑不了十米就会被拍成肉酱。
 
  我在一处掩体旁站定,回复了一下逐渐流失的体力,刚才酸软的肌肉现在已经差不多恢复好,我握紧了刀柄,试图从中汲取勇气和力量,并且踏上去往森林的路。
    
  我一直认为即使不能用一帆风顺来形容,我也绝不是命运多舛的人,而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没有悲惨的身世也没有令人艳羡的家庭,不管是门还是窗都被上帝关上了一半,再怎么样也不该轮到我挨上这档子事。现在的我应该在为考试成绩发愁,而不是为能不能见到第二天早晨的太阳而发愁。
    
  我不自觉的就暗地里抱怨、委屈了起来,心神不宁的继续赶着路,终于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赶到了森林的边缘——
    
  当我踏进森林的时候,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是正确的。
   
  正对着我的,是一只一米左右、滴着唾液的黑狼。我几乎是在看到它的第一时间就将长刀横挡在了身前,与此同时黑狼也咧起自己的牙齿向我扑来,我稍微降低了重心慌乱的企图用这根金属条卡住它的牙齿。
  
  但是下一秒,黑狼就转了个方向咬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血液从身体里飞溅出来,黑狼松了口,将我整个人摁倒在地,龇起牙向我的喉管咬去……
   
  响起的是我手中的金属穿透黑狼头部的声音。
     
  黑狼猛然倒下,我惊魂未定的感受着身上温热的毛皮逐渐变得冰冷,试图推开尸体却发现自己完全使不上力气,思绪也渐渐变得涣散起来。明明知道这里很危险,但是由于失血过多和巨大的精神压力,我终究还是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睡梦中,我隐约感觉到在浓重的血腥气中间,夹杂着一股海风的气息,那种气味令人安心,碰到的一切莫名其妙的让我恐惧的事情似乎都不重要了。
 
  
  
  “请众神倾听——”
    
  吟唱的声音忽远忽近,听不真切。
 
  “您并没有夺去生命的权利——”
 
  我猛然醒来,惊慌中扯痛了伤口,不由得抽了口凉气。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一座破烂的小木屋里,伤口已经被包扎好。我忍着疼痛站了起来,试图找到那位帮助我的好心人,可是推开门后还是那片暗红色的世界,丝毫没有人类出现过的踪迹。
     
  可我似乎听到有人在低吟。
  
 
  “到这里来,将你与过去的一切分离…”
      


  我猛然醒来,睁眼是木制的屋顶。

给哈皮画了个封面,勾线是让大佬帮忙勾的,狗屎配色
我要承包哈皮的视频封面!

普雷尔プレア:

【是sf群的传画!!!】
艾特出问题了都来自己认领吧!每一棒标了作者!
讲真这个传画,真的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UT/SF】旅人与老板


*梗来源于文梗吧的西允太太
*路过的客官麻烦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阔以吗?

“那是我曾见过,最美的风景。”
——
想探究一切的旅行家大人和拥有一满屋黑魔法道具的玩具店老板。
    

你与我皆受制于命运。

在世界的中心,有一座破败的遗迹。灰蒙蒙的骆驼刺扒住了干枯碎裂的地表。顷刻便被风暴拽开。空气中还能隐隐听见它的哀嚎…

“——风…!你这恶毒的风…”

狂风不为所动,只是在它再次落地之时,将其掀至万里高空——

旅人将狂风撕裂开来,坦然而又坚定的迈开了沉重而又蹒跚的步伐。风暴卷起了坚冷的沙砾,灰暗的阳光仿佛在嗤笑:
     
“——人…!你这渺小的人,我不愿你闯入这片领域……这是你的罪。”
    
旅人于一片寂静的虚无中祈祷光明,祈祷黑暗。
   
呵,可是罪孽…那些罪孽。

而她只能流浪,流浪至世界中心。
   
有着破破烂烂斗篷的旅人有一个梦想。
   
“何时何日我们会再次相遇——”
 
未知,不可知。
 
Sans从古老的传说中醒来,以白骨之姿守望着这世界的一隅小小的梦。
     
“——你是谁?”
 
焦糖色头发的女孩于小小的梦中蹦蹦跳,旋转出了初夏中于烈日中盛开的金色花。

一种,不详的预感。
  
腐朽了大半的木门因来人的推动而愤怒的发出了刺耳的叫声,Sans循声望去,披着破损斗篷的身材瘦小的人,向他伸出手——
 
“我来拜访博学的黑魔法师——”
  
“请问就是你吗?”

小小的梦境被扯烂一个小洞,不速之客闯入了初夏,将盛夏召唤而来。
 
而金色花依旧于烈日中盛开。
  
白骨扯出一个阴森的笑容,对来者展示他的宽容大量——
 
“well,well,well.”
  
“无知又年轻的旅客。”
 
未知,不可知。
 
Frisk从不将视线施舍于这种滑稽的词语。
 
“我,必须了解我想要了解的一切。”
 
“我知道有个古老的传说,穿过平原,翻过丘陵,将世界走遍,你将会找到,白骨统治的王国——”
 
“我相信你了解我想要了解的一切。”
  
常年不见光明的小小的梦,阳光再一次悄悄钻进乌云的缝隙,在白骨漆黑的眼眶中,折射出炫目的光芒。
  
——是你啊。
 
白骨再一次露出了微笑,对着旅人摊手的——

“我并不是什么国王,我只是个玩具店老板。”
  
“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帮我打杂,我倒是可以考虑告诉你一些事。”
 
“毕竟,我可是懒到骨子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