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沙雅QUQ

头像画师:呗呗子。私人人设不予授权,在其他平台上见到这张图视为侵权现象联系画师处理

普雷尔プレア:

【是sf群的传画!!!】
艾特出问题了都来自己认领吧!每一棒标了作者!
讲真这个传画,真的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UT/SF】旅人与老板


*梗来源于文梗吧的西允太太
*路过的客官麻烦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阔以吗?

“那是我曾见过,最美的风景。”
——
想探究一切的旅行家大人和拥有一满屋黑魔法道具的玩具店老板。
    

你与我皆受制于命运。

在世界的中心,有一座破败的遗迹。灰蒙蒙的骆驼刺扒住了干枯碎裂的地表。顷刻便被风暴拽开。空气中还能隐隐听见它的哀嚎…

“——风…!你这恶毒的风…”

狂风不为所动,只是在它再次落地之时,将其掀至万里高空——

旅人将狂风撕裂开来,坦然而又坚定的迈开了沉重而又蹒跚的步伐。风暴卷起了坚冷的沙砾,灰暗的阳光仿佛在嗤笑:
     
“——人…!你这渺小的人,我不愿你闯入这片领域……这是你的罪。”
    
旅人于一片寂静的虚无中祈祷光明,祈祷黑暗。
   
呵,可是罪孽…那些罪孽。

而她只能流浪,流浪至世界中心。
   
有着破破烂烂斗篷的旅人有一个梦想。
   
“何时何日我们会再次相遇——”
 
未知,不可知。
 
Sans从古老的传说中醒来,以白骨之姿守望着这世界的一隅小小的梦。
     
“——你是谁?”
 
焦糖色头发的女孩于小小的梦中蹦蹦跳,旋转出了初夏中于烈日中盛开的金色花。

一种,不详的预感。
  
腐朽了大半的木门因来人的推动而愤怒的发出了刺耳的叫声,Sans循声望去,披着破损斗篷的身材瘦小的人,向他伸出手——
 
“我来拜访博学的黑魔法师——”
  
“请问就是你吗?”

小小的梦境被扯烂一个小洞,不速之客闯入了初夏,将盛夏召唤而来。
 
而金色花依旧于烈日中盛开。
  
白骨扯出一个阴森的笑容,对来者展示他的宽容大量——
 
“well,well,well.”
  
“无知又年轻的旅客。”
 
未知,不可知。
 
Frisk从不将视线施舍于这种滑稽的词语。
 
“我,必须了解我想要了解的一切。”
 
“我知道有个古老的传说,穿过平原,翻过丘陵,将世界走遍,你将会找到,白骨统治的王国——”
 
“我相信你了解我想要了解的一切。”
  
常年不见光明的小小的梦,阳光再一次悄悄钻进乌云的缝隙,在白骨漆黑的眼眶中,折射出炫目的光芒。
  
——是你啊。
 
白骨再一次露出了微笑,对着旅人摊手的——

“我并不是什么国王,我只是个玩具店老板。”
  
“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帮我打杂,我倒是可以考虑告诉你一些事。”
 
“毕竟,我可是懒到骨子里了。”

关注这位世界第一好看的美少女须知

*文画双修但是都很垃圾
     
*喜欢她就大力日她(lof)!
   
*点梗会鸽,咕咕咕
   
*求小红心,小蓝手
   
*如果我卖萌能让你们评论并且和我私信吗
   
*希望你们能喜欢我的文
   
*是个b站超低人气up,正在努力学习剪辑视频
   
*基本每天都会直播
   
*如果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我尽力写出来
   
*世界第一好看的美少女是骗人的,这里只有猪精
   
*欢迎来探讨化妆品和化妆小技巧,女孩子怎么能不会化妆呢?
   
*我是杨沙雅,可能我不是最优秀的,但是我一定是最好看的_(:з」∠)_

尖叫吧。
为了回归。
原losetale改名rovetale,即流浪传说
sf向完美结局au
只是想让所有人都能好好的在一起生活,顺便看sf小两口谈恋爱
——————————————
losetale文案
预言中,来自原野的少女,会给这片山林带来欢欣。
月白色长裙和紫粉飘带泛起一阵宽容的风,扰乱了绪任克斯和潘的梦境。
怪物们恐惧着,惊慌着。而她微笑,并分享仁慈。
火焰烧焦了她的肌肤,骨刺穿透了她的肩膀,尖矛刺开了他的灵魂。
只有闪烁的金色花依旧绽放着决心。
而他们恐惧。而他们惊慌。
而她微笑,并分享仁慈。
带着冰雪气息的白骨在阴影中警惕着她,带着蓝色的忧郁。
机器明星为她送上死亡的颂歌,山林之王为她敲响死亡的灵钟。
山林中绽放着沾满猩红的闪烁的金色花。
而她微笑,并分享仁慈。
而他们终于报以微笑。并接受仁慈。
而她终于获得了山林的大欢喜。
而这山林终于获得了大欢喜。



————————————

〖losetale〗迷失传说
世界观:人类与怪物之间如果有的魔法师存在。
背景故事:在很久以前,世界上有两个种族,人类和怪物。两个种族一直和平的生活在一起,几个世纪过去了,怪物们发现自己只要不受到致命的伤口就会一直活下去,而人类却只有短暂而又脆弱的生命。他们见证了一代又一代人类友人的死亡,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改朝换代,他们为人类生命一次又一次的流逝感到心痛,也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了悲哀。最终,怪物的国王和王后在又一次人类挚友的死去后,承受不住巨大的痛苦,带领整个王国隐居到了Ebott悬崖下的一片森林中,决定永不接触人类。很长时间过去了,怪物们的存在被逐渐淡忘,大地上布满了人类的踪迹…怪物们在森林里和平的生活,直到第一个人类来到了这座悬崖…
剧情:
前提:Chara因为得了疾病而死去,Asriel带着Chara的骨灰前往地上,想让Chara再看看地上的世界,却在返回Ebott悬崖的时候,被神秘人的魔法封印成了一朵花,失去了大部分记忆,迷失在了记忆的夹缝中。Asgore一下失去了两个孩子,性格变得扭曲起来。他开始下令杀死坠入森林的人类,他痛苦的记忆和沉重的愧疚让他越陷越深,Toriel和他大吵了一架后搬到了悬崖下方的遗迹中,并且试图保护坠落下来的孩子…
完美结局:Frisk解开了Asgore的心结,并且Toriel和Asgore重归于好。Frisk和Sans的灵魂被分成两半,其中一半融合在一起让Gaster回来。Asgore收集的六个人类灵魂的其中三个将Asriel的封印解开,剩下三个在Frisk回到坠落之地时遇到了Chara,并且灵魂使Chara拥有了实体。大家一起在森林生活了下去

是闪亮亮的康纳酱!
手指头都给戳断系列
我还是老老实实写文去吧(哭泣)

〖底特律/警探组〗“晚安,我的小男孩”

人类总会老去,死亡——他早该知道的。
这日的底特律,一如两位警探相识的那晚的雨天,这本应是静谧的夜晚,却因一位灵魂的离去而灯火通明。
“他是位优秀的警察。”富勒警官不再年轻,鬓发斑白的黑人警长将手搭在康纳的肩上,轻轻拍了拍。“但是他只拥有一部分美好的人生…”已经退役的警长神情肃穆且悲伤。“至少在这段时间,你让他活的非常快乐。”
康纳茫然的盯着前方的墓碑,完全没有将对方的话语放在心上,蓝色的led灯不断的闪烁着,时不时在赤与黄中切换,他的身边不断走过前来吊唁的路人,或是人类,或是仿生人。马库斯对着他微微张口,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他只是转身离开——仿生人之间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交流,领袖明白自己的朋友需要独处。
康纳耳边又响起子弹上膛的声音,搭档向他举枪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低沉的嗓音吐出的话语在康纳的音频处理器中不停的回放——
“仿生人死后会有什么呢?”
“…会有仿生人天堂吗?”
康纳清晰的听见了自己的回答。
“那里一无所有,空无一物。”
仿生人死后会有什么呢?
康纳站在汉克的墓碑前,将汉克的问题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仿生人会有灵魂吗?
康纳的记忆模块回放着不久之前的画面。
汉克早已浑浊的眼珠望着陪伴自己最后人生的仿生人,插着输液针的手心轻轻敷上康纳的手背,康纳可以感受到汉克微弱的脉搏,他不知所措的低下头,与汉克对视——
“……我说过…别…像只贵宾犬一样…看着我…”
满头白发且苍老的警探已经没什么力气说话了。意识到这一点的康纳将额头轻轻贴上汉克的脸颊,如同撒娇的小男孩。
汉克似乎发出了一声轻笑的气音,随后篡紧康纳的手,用他们相识以来最平稳温柔的声音对仿生人警探吐出几个单词:
“晚安,我的小男孩。”
康纳感受不到病房里的气息了,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站起身,叫了护士。以尽可能冷静的声音通知了警局的同事,然后向病房外走去。
仿生人是不会痛的,即使是生物组件出了问题也不会有痛觉——
可是为什么,仿照人类做成心脏的位置会这么疼痛?
可是为什么,仿生人会流泪?
这是康纳的意识花园第一次迎来崩溃。美丽的花园溃烂成一座破败的遗迹,灰蒙蒙的骆驼刺扒住了干枯碎裂的地表,顷刻便被风暴拽开,空气中还能隐隐听见它的哀嚎;风暴将坚冷的沙砾卷起,水汽为漫天的灰雾凝结。没有仿生人创始者的导师予以谴责,空无一物,一无所有。
依旧是底特律的雨夜,仿生人领袖与他的同伴以悲伤而沉静的目光从不远处驻足凝视着身着制服的RK800原型机。
马库斯看着与自己一起带领革命成功的伙伴安静的坐在墓碑旁,毫不犹豫的拔出了动力源,轻轻的闭上双眼,任凭蓝色的血液流淌,侵染大地,而后被这雨水冲刷。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打扰他们,此刻,他们身处世界的中心。
康纳的思绪在渐渐涣散,视觉组件中倒计时的字样已看不真切,只有雨水敲打在耳侧的声音越发清晰。
仿生人死后会有什么呢?
仿生人死前的六十秒在想什么呢?
他想起初次与汉克见面时,自己倒掉了那位暴躁警官的酒。
他想起汉克一次又一次的命令他不准将证物放进嘴里。
他想起在底特律警局审问犯人时汉克对着盖文举起的枪。
他想起那支左轮手枪,和那个被打断的俄罗斯轮盘游戏。
他想起汉克在夜总会时,因为破案需要跟他骂骂咧咧的抱怨不好报账。
他想起在FBI即将接手案子时,作为搭档以他自己的方式为他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他想起在模控生命大楼时,汉克对着RK800-60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他想起马库斯革命成功后,他与汉克在街边再度相遇。
………
康纳看见汉克轻拍了下他的头,吻上了自己的额头,并以他们相识以来最平稳温柔的声音对他吐出几个单词:
“晚安,我的小男孩。”
:00-00-01
“晚安,我的副队长。”
    
————————————
灵感来自海明威死前对妻子说的话:“晚安,我的小猫咪。”
第一次写这种大作的同人,这之前还去重温了很多遍各个up主警探组的部分,希望没有过分ooc,也希望带给你们愉快的体验——我指的是希望大家不要有太大的违和感。
感谢您的观看,如果这篇文章能让您触动并且有一点点想哭的感觉。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以及可以给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吗嘤嘤嘤

“我原谅你了”

对啊,凭什么原谅你。

Laceration:

#只是有感而发,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


我有一个朋友


她是同人写手,我也算同人写手,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


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


我知道她比我喜欢创作,所以当她为创作感到痛苦的时候,我震惊极了


 


起因是另一名同人作者。这位作者,有着抄袭的前科。并不是什么热圈,双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手,受害者的指控没激起多少水花,被指出抄袭之后该作者道了歉,零星几个粉丝站出来,表示了原谅


甚至连删号重来都不用,轻飘飘地,就这样被原谅了


我朋友的痛苦来源于,这位有前科的作者和她入了相同的圈子,站了不同的CP


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她便开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害怕出现下一位受害者……听起来相当荒谬的恐惧,却让她对着键盘敲不出文字,让她魔怔一样地去看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文“寻找证据”


她害怕,下一次也只是轻飘飘的原谅


那么她想要什么呢


在同人的世界里,官方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创作皆为灰色领域,参与成员的一切行为都得不到法律保护,全靠自我约束


我们知道,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好画也好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此收获的赞誉,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移情。多数情况下,你的读者或许喜欢你的作品,但他们其实并不喜欢你


所以当你受到侵害,这些利益相关的少数人或许不会保护你……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反抗的姿态很难看


那么圈外沉默中立的大多数呢——他们不感兴趣,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这件事太渺小了


你的作品,可能有一千个人喜欢,可能有一百个人喜欢,可能只有十个人喜欢


但就是这十个人,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也不一定会维护你


因为他们可能更喜欢那个加害者


他们可能和加害者有一定的交情


他们可能担心事情闹大会阻碍圈子的和平


他们……或许只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毕竟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爱好


 


所以加害者轻轻说: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们便轻轻回答道:好的,我们原谅你了


 


只留下你一个人


你在被害妄想中备受折磨,再也无法被喜爱的角色激发灵感,脑海中绚烂的色彩和光晕也一并消失,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部失去意义,甚至可能再也不会有意义


又有多少人能跨越这种伤害?


“我们相信太太”


“不再犯就好”


“或许有什么隐情吧”


“我们原谅你”


那么,当一个真正无辜的人,变得激烈,颓废,充满猜疑,面目狰狞的时候


……谁又来原谅TA呢?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


同人圈内的抄袭,尤其是跨圈抄袭,甚至可能一生都不被揭发


受害者的痛苦就像花叶上的露水,太阳出来,便无迹可寻


 


所以受害者哭着说:我真的很难过


他们便轻轻指责道:你还想怎么样呢,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


 


我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任何一个受害者


但我也束手无策


不要因噎废食,做你自己就好——这种轻飘飘的话,我说不出来


敲下这堆东西的原因大概是,内心深处,我也有着同样的恐惧吧


 


我有一个朋友


她没有一张正经的书桌,她的房间很小,她把笔记本放在梳妆台上写作,有时候她也在床上写作,她每天花四个小时换乘地铁,脑袋里想着心爱的角色,构思着故事,她曾经觉得这一切都很有意义,都让人快乐


我希望她能好起来


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


 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地,走进她笔下那个充满爱意和热情的世界


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开放站内和微博转载】

#群里的一点脑洞#
  
LOFTER公寓于不久之前开盘,各圈太太纷纷入住。
    
   门外的情况
“太太您开门啊!!!”
“太太我是您的小迷妹!”
“太太!!!太太!!您那篇坑了三年的文还填不填了!!”
“太太您有本事填坑怎么没本事开门啊!开门!”
“太太祝贺您今天破两千粉!!一百粉时候的点梗什么时候写???”
   

门内的情况
单人间:
戴上耳机安静聆听大悲咒整个世界与我无关
双人间:
“嘘,小声点。今天你更不更新啊”
“我不更,我还能再拖拖”
“那行,我们再躲躲。”
小声逼逼.jpg
   
    热圈太太
“你们别追着我啦其他太太那边不是有粮吗!!!”
“你们不一样!!!快开门!!!!”
 
  
冷圈太太
“我靠你们光白嫖不产粮整个圈的粮都是我产的你们居然还催更我!!”
“太太你是我们全村的希望啊!!!开门啊!!不开门我们就爬窗户了!!!”
   
   
楼下围观者的情况
“太太今天发糖吗?”
   
从楼上掉下来一把四十米大刀
  
“太太今天发车吗?”
    
从楼上掉下来一把四百米大刀

被粉丝破门之后

“救命啊!!!警察啊!!闯民宅啊!!”

“闯太太的宅子不算闯民宅……催更的事!能算闯民宅吗!”
 

  
〖我可能有什么毛病〗